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北辰文学网,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,abc小说网-爱尚小说网5200 -> 其他类型 -> 娇术

第五百五十六章 刻意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次日醒来天光已是大亮,季清菱正起**梳洗,却见秋爽急匆匆自外头敲门进来,满面激动,大声道:“后院好大一泊温泉水!”

    又一脸嫌弃地道:“只是一股子硫磺的味道,实在是臭得很!”

    一时满屋子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秋露跟在后头,也道:“外边雪也大,风也大,什么也看不清,只后院水汽腾腾的,走近了就是一股子药味。”

    一屋子人正说着话,柳沐禾也来了,见季清菱已是整理得七七八八,便嘱咐道:“你穿件厚实的,一会这一处的主家带我们四处走走,外头风雪甚大,也冷得很,莫要着凉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随意吃过了早食,便着人请了此处主家过来。

    那人姓蒋,名唤蒋文忠,他家世代都是大夫,祖上曾做过朝中奉药,因没治好先皇的病,被面斥了一回,又被贬了官。

    那奉药虽觉得医者医病不医命,可这道理如何能同天子来说,索性辞官回乡开了个医馆,又立下规矩,不许子孙再入仕为官。

    蒋家医术高超,传得三代下来,医馆也从一个开到了八个,几个兄弟各管各的地方,日子倒也十分滋润,只蒋文忠因年轻时去各处收药,半路遇得坐骑惊蹄,摔断了腿脚,等到年纪大了,往往风湿得厉害,到得冬天便奇痛难忍,实在挨不住,便四处寻访,找了这一处温泉之所,每到寒冬便来此度日,靠着温泉热气养疗腿脚。

    他自己就是大夫,不光借那温泉水,还自配了药材下去,也能治些小病小痛,便常请了友人过来消遣。

    洛阳文气汇聚,不仅是文人骚客雅居之所,亦是朝中致仕重臣荣养之处。

    能做重臣的,哪一个年轻时不外放过七八回,天南地北四处跑,十个里头有八个腿脚都有问题,更有许多身上不少小毛病,眼下听得有这样一个能治腿脚的温泉,哪里还坐得住,自是人人遣了管事的来寻。

    蒋文忠见此情形,索性又买了几块地,在此处建了几个大院子,引得山上温泉水下来,自行配了各色药材来帮着人治病。

    温泉本就是个好东西,配上医药,挨过冬日的老寒腿着实也不难,况且那些个来此养疗的多半不是真病,一旦脱开闲事,在这般与世隔绝之处好好住上旬月,多少不舒服也变成舒服了。

    若是有些小病小痛的,蒋文忠妙手回春,也能解决。

    如此一传十,十传百,不出几年,此处便成了个冬日养疗的抢手之所,柳沐禾能在这隆冬之际抢得一处院落,全是靠得柳伯山的面子。

    一行人出了院门,在回廊处绕着走,蒋文忠将此处布局一一说了,复又才领着人回了院子。

    途中路过一处地方,他特意停了下来,指了指远远一大片被白雪覆盖的苗圃,道:“此处是个大园子,原本当中种得许多花草,只这一阵子天气冷,又兼风雪大,并无什么花草,只有后头几树梅花,几片蟹爪兰开着,倒是也有些看头,等到雪停了,两位夫人不妨过来赏玩一回。”

    又道:“若是有什么事情,只管打发人来寻我,我自会三日一回过来把脉开药,两位泡汤,每日切记莫要超过一刻钟,只量度得宜为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交代了半日平常要注意的事项。

    季清菱此身也好,前世也罢,俱是未得泡过温泉,从来只在书中、旁人口中听得,此时来了,实在跃跃欲试,待得晚间便自去泡了一回,果然十分舒服。

    她与柳沐禾二人便在此处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两天,雪虽未停,风却是小了,远山白皑皑一片,近处院子里的雪早被人清扫干净,绿的是叶子,桃红的是蟹爪兰的花,又有几树红梅凌寒而开,别有几分雅致,住起来更舒服了。

    二人白日赏雪赏景,谈天说地,晚间便去泡汤,十来日下来,莫说两个做主家的,便是下头丫头仆从,也是人人都被养得面上白里透红,个个脸都胖了一圈,连走起路来都慢了三分。

    这日才吃过早食,季清菱便同柳沐禾去得后园赏那一株开了许多日也没开出来的黄梅,两人行到一半,正走过一个拐角处,却是忽然同对面人正正打了个照面。

    那人带着五六个丫头,站在那一处,却是一点声息也无,她见得季、柳二人,十分惊喜,先盈盈一拜,行了个礼,复又对季清菱道:“原来是季家妹妹,实在是巧事!”

    又笑道:“这算不算有缘千里来相会?”

    季清菱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半步。

    来人二十余岁,容貌艳丽,面上妆容精致,通身也打扮得华贵异常,在这隆冬萧瑟之际,显得尤其引人注意。

    ——是李萍娘。

    而在李萍娘身旁,却是又站了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那年轻人相貌英俊,看着十分斯文,身上穿着锦袍,与李萍娘隔了两步远站着。

    季清菱回了一礼,寒暄了两句。

    柳沐禾在一旁站着,一言不发,只跟着回了个礼。

    李萍娘却是十分热情,指着身旁的年轻人向季清菱荐道:“这是我家行三的弟弟,素来性子腼腆,才及冠没几日,明年就要下场了。”

    复又指着季清菱,对那“弟弟”道:“这是上回爹爹说的救命恩人之女。”

    又夸了季清菱几句。

    季清菱实在不想同对方在此废话,却又碍于礼仪,不得不草草引荐了柳沐禾,这才寻了个理由走了。

    因有半路遇得李萍娘姊弟之事,季、柳二人俱是没了赏花的兴致,只草草看了几眼便回了院子。

    季家同李家的渊源,季清菱上回赴宴之后转头便同柳林氏、柳沐禾二人说了,柳沐禾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,总以为季清菱是为了自己,才对李家这样不待见,心中十分感动,回得屋中便道:“虽是个讨人厌的,却也没得手,咱们此回是来玩乐的,莫要因为她二人反倒引得不舒服,平日里头该干嘛就干嘛,我是不放在心上的,你不必担忧。”

    季清菱自是应承。

    然而自这一日起,柳家姊弟便常常找了借口过来,今日送些点心,明日送几朵花,后日在半路偶遇,再过一日,又是拿一个什么东西上门来问话,两人殷勤不已,只那殷勤却俱是对着季清菱去的。

    没几日,季清菱就觉出奇怪来。

    不管李程韦是看中了张待家的权势,想要通过自己居中做桥也好,还是相中五哥将来前程,待要提前拉拢也罢,使出一个李萍娘足以,何苦要另又拿出一个李家子弟来,并不半点作用不说,还十分碍事。

    等到某日下午,李萍娘送了两篓子冬橙上门,旁敲侧击问起顾家在延州如今剩下的家产来,季清菱心中那隐隐约约的不妙,便再压不下去。

 ...  

    欢迎阅读《娇术》最新章节,由北辰文学网更新

    本文地址:http://www.abcsee.net/book/164/164565/

    欢迎阅读。

 ...  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